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网飞,拍不出中国观众满意的《三体》

时间:03-29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8

网飞,拍不出中国观众满意的《三体》

文|价值星球Planet 丹木 编辑|麻吉3月21日,全球最大付费流媒体平台网飞(Netflix)推出《三体》剧集第一季,引发了海内外观众的激烈讨论。大量国内读者认为,网飞版《三体》对原著进行了"魔改",而改编后"美剧化"的故事和人物设定都显得非常粗糙。在海外市场,虽然网飞版《三体》没有因文化差异导致的如潮差评,评论两极分化也依然严重。由于文化背景差异等因素,许多国内文化IP的出海之路并不顺畅。即便是《三体》这样主要聚焦当代和未来视角,更具"普世性"的科幻作品,在通过"美式思维体系"的表达过程中,仍然呈现出对中式文化内核和人文哲思表达的丢失和走样。尽管如此,由主流美剧班底打造的《三体》在网飞平台上映,仍是中国文化IP走向国际的一次"里程碑"式的尝试,意味着中国科幻加快融入全球影视产业链,并创造更多商业价值的可能性。此前,专注于《三体》IP内容开发的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曾透露,《三体》是网飞有史以来单集投资最昂贵的剧集。而作为中国甚至全球科幻界顶级IP,《三体》IP联名的体验和消费品市场价值累计已超过20亿元。图源:微博网飞开讲"中国故事"在网飞版《三体》推出前,中国《三体》粉丝对这次影视化改编既有期待,又不乏担忧。网飞版《三体》编剧,也是美剧《权力的游戏》的编剧。《权力的游戏》改编自著名严肃奇幻作品《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电视剧后几季推出时,小说尚未完稿,而剧组自行设计的情节,被大量观众批评"烂尾",认为失去原剧加持后,剧组并不具备讲好故事的能力,剧集只剩下仓促结局,以及为吸引眼球营造的大量视觉特效。许多《三体》粉丝担心,网飞版《三体》会走上《权力的游戏》的老路,大刀阔斧地删减剧情线索和人物后,仅以视觉效果和宏大场面作为吸引观众的唯一亮点。电视剧上映后,不少观众发现这种担忧变成了现实。为了把《三体》这个庞大的故事塞进总共8小时左右的剧集中,网飞版《三体》确实对人物进行了大量精简。小说中的大部分角色被删掉,在原著第二部、第三部才出现的罗辑、云天明、章北海、程心在电视剧第一季就已经出现,人物之间的关系也被简化。除此以外,最令中国观众无法适应的,是中美之间巨大的文化鸿沟。改编后的人物变得更加"美剧化",不仅由非洲裔扮演罗辑、印度裔扮演章北海,角色被加上了酗酒、滥用药物等恶习,剧情中还增加了大量原著中不存在的恋爱关系。同时,网飞版《三体》在人物动机的设定上也更加粗糙。由于文化差异,历史场景或许可以被逼真复原,但人物动机却很难被完整表达。例如,在原著中,叶文洁出于对人性的失望按下了按钮,而剧中则把叶文洁塑造成了一个被复仇念头缠绕的"恋爱脑",与伊文斯谈起了恋爱,让很多观众难以接受。科幻爱好者苏西向价值星球表示,自己很早就读过《三体》,也看过多个不同版本的影视作品,尽管网飞版《三体》的特效尚可接受,但在价值观内核上,充满了"美国人的傲慢":压缩剧情和人物、请美国演员出演都可以接受,但把西方人的生活习惯和价值体系嫁接到中国科幻故事的人物身上,就显得非常生硬、怪异。"怀疑他们有没有认真读过小说,完全没有展现出人物的精神内核,只是在靠美剧观众喜欢的元素吸引眼球,特效也并没有比腾讯版好上太多。"苏西说。巨大的文化差异,导致中国观众很难为网飞版《三体》给出好评。在国外,尽管没有因文化差异导致的如潮差评,但评论两极分化仍然严重。部分媒体给予了网飞版《三体》好评。例如,《华盛顿邮报》评价《三体》"以同情和微妙的方式,平衡了有缺陷和困惑的科学家的观点和困境。";《纽约时报》则刊发了一篇影评,称网飞版《三体》是"宇宙级的奇观",以视觉奇观和令人惊叹的场景,将刘慈欣小说中的硬核科学带上了荧幕。相比而言,之前腾讯版《三体》上映时,《纽约时报》给出的评价仅仅是"忠实于原著的平庸之作"。而批评者则认为,网飞版《三体》缺乏想象力,像是工厂流水线的产物,没有什么新意。图源:微博新闻媒体Inlander影评人Josh Bell认为,"三体游戏"乏味的虚拟现实场景在前半季中占据主导地位,相对于单集2000万元的预算来说,特效"极其丑陋,令人震惊",而小说中吸引美国读者的内容在这部剧集中几乎没有展现。《每日邮报》的编辑则认为,剧情讲解世界观太慢:"两小时后,我们才开始了解这个故事的内容是外星人入侵的威胁",并批判编剧只是因改编《权力的游戏》碰巧走运而已。在大众评分方面,海外普通用户给出的评分比豆瓣略高,但仍然略显平庸。在烂番茄上,该剧首日收获了74%的专业影评人评分和64%的爆米花指数,低于《权力的游戏》始终保持90%以上的指数。而在IMDb上,《三体》收获了7.3分(满分10分)的评分。可以说,这部贴近欧美人观剧习惯的作品只是拿到了及格的成绩,并没有成为爆款。《三体》背后的商业潜力尽管海内外观众对网飞版《三体》的评价不如预期,但不可否认的是,《三体》仍是近年中国最具价值的IP之一。最初,《三体》和刘慈欣的其他小说一样,只在一部分科幻小说爱好者中流传。2009年,一位名叫宋春雨的女编剧认为《三体》潜力巨大,和做导演的丈夫张番番以据传1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三体》影视版权,但此后影视化过程一直搁置。然而,刘慈欣和《三体》的命运在2015年突然改变。当年,《三体》获得了世界科幻小说界的最高奖项之一——雨果奖。这一奖项被誉为科幻小说的诺贝尔奖,而刘慈欣成为了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亚洲作者。刘慈欣在雨果奖获奖感言中提到:"作为一个科幻小说迷,我阅读过很多雨果奖获奖作品……对我来说,雨果奖显得很远,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跟它产生关系。"《三体》获奖后,成为各大书店的爆火畅销书,刘慈欣的知名度也大幅提升,被粉丝视为拯救中国科幻的"天选之子"。《三体》走红后,游族网络创始人林奇在与张番番夫妇就《三体》版权进行多轮拉锯后,最终以1.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版权。2018年12月,林奇成立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公司。此后,《三体》被开发出了漫画、动画、《我的三体》衍生动画、广播剧、舞台剧等多个文化产品。2020年6月,游族网络还披露子公司"游族互娱"与三体宇宙(上海)签署合同,将开发多款《三体》游戏。虽然林奇在之后意外离世,但《三体》IP辐射下的"三体宇宙",已经逐渐成型。2023年初,三体宇宙公司CEO赵骥龙透露,截至2022年底,《三体》IP联名的体验和消费品市场价值累计超过20亿元,未来有计划在影视听、泛文化、互动娱乐和实景娱乐等赛道,每年推出1-2部作品,甚至希望像《哈利波特》等知名IP一样,能够进一步延伸到线下。目前,虽然《三体》电影和游戏仍处于长期搁置中,但有较大的想象空间。不过,想要通过电影和游戏继续提高《三体》的商业价值,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三体》原著是一部鸿篇巨制,涉及的世界观、人物关系复杂,想要既忠实原著,完美呈现细节,又适应电影、游戏等不同的叙事方式,是一项艰巨任务,而一旦改编不符合粉丝群体的预期,就会像动画版和网飞版《三体》一样遭到粉丝口诛笔伐。此前,林奇主导的《三体》电影改编已经杀青,但由于林奇对电影拍摄不够满意、特效公司破产等原因,《三体》电影一直没有下文。直到游族网络首席风控官许垚因公司经营矛盾向林奇、赵骥龙等人投毒,导致林奇离世,电影仍未有任何进展。林奇去世后,游族公司曾经宣称要加紧《三体》游戏的开发,但线性叙事的小说要改编成网状剧情结构的游戏,难度将变得更大。中国文化IP出海,仍有很长路要走近年来,无论是中国作者、编剧还是观众,都对中国作品的国际化满怀期待,希望更多的优秀作品能够"走出去",向美剧、韩剧一样实现"文化输出"。不过,由于中美之间的文化差异等原因,到目前为止,中国很少有出海成功、在海外主流舆论收获大量好评的影视作品。2012年,网飞上线中国大热剧集《甄嬛传》,将原本76集的电视剧剪成6集,删除了大量支线,只保留了甄嬛的成长经历,并改名《宫中的后妃们》(Empresses In Palace)。但这部短剧并未在海外市场激起什么大的水花,反而是国内观众将其中略显尴尬、生硬的翻译当成了梗,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广泛传播。《甄嬛传》改编自国内的网络小说,故事以清代宫廷为背景,编剧、导演也都是中国人。对外国观众来说,《甄嬛传》变身为经过大量剪辑并搭配英文字幕、配音的美剧后,在历史文化层面和台词语言表达层面的理解成本依然很大,而缺乏共鸣的故事,也自然难以激起观众的兴趣。一方面,国剧出海想要获得主流市场的认可不易;另一方面,美国编剧、导演讲述的"中国故事",也很难被中国观众理解和欣赏。2020年迪士尼出品的真人电影《花木兰》,由刘亦菲主演,但许多中国观众在看完电影后,认为迪士尼并不了解中国。以电影的服化道为例,一些网友认为电影设计完全没有中国韵味,只是美国人对中国文化的"拙劣想象"。而此次网飞版《三体》最让中国观众不满的,也是它生硬地把美国人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嫁接到了原著中一些明显充满"中国式文化背景"的主角身上。即便是在国外观众群体中,也有对网飞版《三体》价值观的批评。一些阅读过《三体》小说原著的国外观众认为,网飞的改编没有体现中国特有的思想内涵和人文主义,他们更想看到有中国特色的影视改编。但制造一部既能反映中国文化特色和价值观,又能够被全球观众认可的影视作品并不容易。2016年,由张艺谋执导,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乐视影业、传奇影业、环球影业联合出品的电影《长城》在贺岁档上映。尽管演员阵容豪华,服化道力求中西融合,最初也有孵化IP的想法,但最终"中国拯救世界"的宏愿并未能实现。由于好莱坞投资方的施压,张艺谋放弃了最初的构想,《长城》变成了中国文化元素和好莱坞"打怪兽"套路电影的缝合体,投资收益率和口碑都不理想。此后,便极少有人进行此类尝试。比起欧美,中国的影视行业特别是电影工业起步较晚,想要从接受西方文化输入变成文化输出,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无论翻译、改编、合作拍摄成功与否,中国影视行业和作品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提高。这个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过程,需要的是不断探索、尝试和交流、磨合。也许,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十几年后,中国也会诞生像韩剧《王国》《黑暗荣耀》一样在网飞上收获高口碑的电影作品。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