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中国最大涉外考古项目,洛阳铲露脸

时间:11-3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9

中国最大涉外考古项目,洛阳铲露脸

本报记者 陈 茜作为“一带一路”共建国家,乌兹别克斯坦是东西文明交汇融通的重要节点。其境内著名的明铁佩遗址位于安集延州马哈马特,是乌兹别克斯坦距中国最近的古城遗址,被誉为“丝绸之路的活化石。”今年8月,中国·乌兹别克斯坦联合考古队的中方队员再次走进费尔干纳盆地,在明铁佩古城遗址开展考古工作,与乌兹别克斯坦考古学家共同探索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这是他们在明铁佩遗址进行中外合作考古工作的第11个年头。“明铁佩遗址联合考古项目是中国考古在世界舞台上的成功典范,这样的国际联合考古项目更是‘一带一路’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中乌联合考古队中方执行领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家刘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当前,在乌境内有10多个国家的30余支国际考古队在开展工作,其中中乌学者在明铁佩遗址的合作发掘是仅有的在盆地内开展的国际合作项目,也是该遗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发掘工作。同时,明铁佩遗址考古合作也是我国目前发掘规模最大的涉外考古发掘项目。刘涛表示,本次双方开展了为期2个月的考古工作,主要基于对明铁佩古城过去10年考古资料的整理。据透露,在8至10月,联合考古队对明铁佩遗址开展了大规模发掘。为更全面了解盆地内城市化文明发展的状况、探究大宛国都的更多历史细节,联合考古队还对盆地另一处具有长方形双重城垣的古城遗址—— 艾拉坦古城进行了试掘。此次考古工作了解到了该古城内城城墙的结构、城址内外文化层的保存状况,为接下来的大规模发掘奠定了基础。明铁佩古城遗址被选为两国共同研究的对象并非偶然,其与中国的文化渊源跨越千年,在中国古代文献中多有记载。中国汉唐皇帝喜欢的“天马”就出自乌兹别克斯坦。在历史上,天马被称为“汗血宝马”。《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了天马的故乡,那里被称为“大宛”:“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有蒲陶酒。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一般认为,大宛就在今天的费尔干纳盆地一带。刘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张骞“凿空”西域以来,大宛的汗血宝马、苜蓿、葡萄等西域名产传入中国,汉武帝为此赋《西极天马歌》以示庆贺。我国的丝绸、纸张,以及先进的凿井、冶铁、养蚕技术等也经由大宛等中亚各国逐渐传至欧洲,对东西方文明交流融合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然而,明铁佩究竟是不是《史记》与《汉书》中汉武帝为寻访汗血宝马派兵征伐的大宛国“贰师城”?它在古丝绸之路上与中国又有哪些联系?历史的联系和谜团促成了这十多年来两国的联合考古。自2012年起,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考古学家组成联合考古队,先后对明铁佩古城遗址进行了8次考古发掘,取得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刘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该遗址外城的发现。明铁佩古城内城圈面积仅约0.5平方公里,而新发现的外城由四面城墙合围而成,东西最大宽度达1300米,南北最大宽度有2100米,总面积达2.8平方公里。内城和外城形成两重城圈,共存使用。此外,考古队还在该遗址发现了由城墙、城门、街道、手工业作坊遗迹和墓葬组成的大型建筑群。“这些发现显示明铁佩是大宛国内一处具有都邑性质的古城。”刘涛说。同时,这些发现不仅重新确定了明铁佩古城的具体规模,也确认其为同时期盆地内面积最大的古城,相当于重新定位了明铁佩古城在费尔干纳盆地及古代中亚历史上的地位。刘涛表示,发掘工作是由双方采取联合组队、分工负责的方式进行的,期间双方不断充分交流彼此的看法。中国考古队使用的考古方法和技术赢得了乌方考古学者的惊叹与称赞。比如,现在联合考古队中的乌方队员也学会了使用洛阳铲。据刘涛介绍,在国内开展的发掘工作中,洛阳铲钻探是一种常用且有效的技术方法。此前中亚地区的考古发掘方法,一般只针对地面可见的遗迹,而通过洛阳铲钻探,能够发现很多地面以下看不见的遗迹。刚开始开展钻探工作的时候,乌方学者对洛阳铲的使用还存有疑虑。但在对一号台基西南角的发掘中,中方队员通过勘探,准确了解到地面上看不见的位置,仅用一个2米见方的探沟,就把相关遗迹准确地发掘了出来。由此,乌方学者不仅打消了对洛阳铲的疑虑,“钻探”也成为乌兹别克斯坦考古学中的一个新词汇。中方考古团队还在当地培养出一支由乌兹别克斯坦人组成的钻探队,经过培训,他们逐渐掌握了洛阳铲的操作技术。洛阳铲和中国考古队一起,正在更多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